微信公众平台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

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

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

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

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

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

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

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

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

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

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

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品味人生

下届欧锦赛应由中国裁判执法
——从欧锦赛裁判执法水平看中国裁判现状

    举世瞩目的欧锦赛已接近尾声了。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种美伦美焕的艺术,一种运动中的艺术,给全世界人们展示世界第一运动的艺术美感,另人陶醉。但是与之不和谐是执法裁判。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裁判的拙劣表演,才使一件伟大的艺术品带有了明显的瑕疵,看了让人作呕。 
    就拿6月30日荷兰队对意大利队比赛来说,这是人们期盼已久的比赛,人们希望在一场公平的格杀中品尝到矛与盾的真正较量。但是德国籍主裁梅尔霍却操纵了这场比赛。他上半时共给了客队5张黄牌并在上半时30分钟将客队17号赞布罗塔红牌罚下(当时赞布罗塔的犯规并不严重,属合理冲撞)。这使原来十分平衡的比赛变得失衡起来,这也使富有创造性的吉普赛人变得缩手缩脚起来。从此,有日耳曼风格的荷兰人在“救世主”的帮助下肆无忌惮的大举进攻。而意大利人却一退再退,上半场快结束时几乎都要退到亚平宁半岛上了。这还不能使梅尔霍满意,上半场35分钟左右梅尔霍又判给荷兰队一个点球(从慢镜显示,意大利队队员在禁区内并没有明显犯规)。但托尔多扑住了那个不该属于荷兰队的点球。更有甚者,梅尔霍在下半场65分左右竟又判给荷兰队一个点球(该犯规可判在禁区内,也可判在禁区外)。随着克鲁伊维特一脚将皮球打飞,冥冥之中已预示着荷兰队的失败,也预示着上帝对梅尔霍和荷兰队的惩罚。 
    兰衣军团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去了,橙衣军团却带着苦涩坐在草坪上久久不愿离去。我并不是想说意大利就代表了当今世界足球最高水平,荷兰队更具备了世界一流的技战术水平、风格、体能、和球星,但一个好的队伍仅仅靠主场和裁判是远远不够的,靠得仍然是自己技战术水平的发挥。像上海申花一样,它靠主场七连胜是不够的,它要靠自己的创造和拼搏才能配得上“领先一步”的称号。 
    不知梅尔霍是怎么想的,从他在场上的表现来看,他并不缺乏业务素质,我想也不会得到欧足联的某些暗示,也许他被场内外铺天盖地的橙色所感染,也许被场内外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所威慑,也许他的神经中枢被阿姆斯特丹港湾夜所迷惑,也许他在场上想得更多的是荷兰人送给他的郁金香,也许……。也许欧足联根本就不该派他执法本场比赛。从梅儿霍是役的表现来看,他的执法水平并不比中国裁判水平高,可他的拙劣表演水平却比中国裁判水平差得多。 
    从梅尔霍的执法我想到了中国裁判。从欧锦赛裁判的总体水平来看,我认为客观来说比中国裁判水平略胜一筹,但相差不远。在此我要提醒的是,欧洲足球已有一、二百年的历史,应运而生的裁判也应该有一、二百年历史,而中国足球真正进入职业化才只有六年时间,这六年来,中国裁判水平已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与欧洲裁判相比有差距,我认为只是大赛经验和业务素质上的差距。如果再给他们几年时间,加以足协裁委会的道德和业务培养,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裁判的身影将在世界足球的绿茵场上闪现。陆俊已获得参加悉尼奥运会足球比赛资格就是最好的佐证。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中国裁判的不足、失误、缺点和错误。今年国内甲级联赛裁判问题已成为国人瞩目的焦点。从这一点上应该引起足协的高度重视。作为主裁判严格执法是应该的,执法水平低、心理素质差是能够被人理解的,但是主宰比赛、操纵比赛甚至愚弄比赛却是万万不该的。伟大的足球先生普拉蒂尼曾经说过:“当一场激烈的比赛结束后,人们忘记裁判存在时,那这位裁判是一位伟大的裁判”。我们的足协官员,我们的黑衣法官们应该从这句伟大的格言中悟出点什么来。 
    从总体而言,本届欧锦赛的裁判水平是适应本届比赛的,就像日益崛起的中国裁判队伍已基本适应了中国甲级联赛执法水平一样。虽然队伍中存在着良莠不齐,但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要看到裁判的主流是好的,切不可因为裁判的某场执法失误统统称为“假球”、“黑哨”。曾几何时,为了表示公允,中国足协请了外国裁判来执法中国联赛,但从执法水平来看与中国裁判相差无几。这种做法只是寻求一种心理平衡罢了。设想:中国甲级联赛的某场关键比赛若请梅尔霍来执法,凭他在荷兰对意大利的比赛执法水平,也许比赛没完已被中国人送去见“希特勒”了。 
    在搁笔之前我忽然想起了罗马尼亚主教练耶内伊想请中国裁判执法欧锦赛四分之一决赛的消息。我想他的话不仅仅是对欧洲裁判的不满,也是对中国裁判的一种信任和希望。中国裁判们,希望你们以耶内伊话为动力,不断钻研业务,努力提高道德和职业水平,尽快到国际赛场上去与欧洲裁判、美洲裁判一决高低。 
    我们相信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