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

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

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

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

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

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

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

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

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

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

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

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品味人生

    记得吗?我们的情爱,我们相识的那个冬夜。 
    在朋友的婚宴中,你穿着件深红色的短大衣,留着短发,眉飞色舞地逗着新娘和新郎。但当我们一行十几人前往闹洞房时,当我们正需要发挥青春活力时,我却发现你一个人躲在新房的角落里发呆,眸子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忧伤。是什么让青春少年的你在大喜的日子里不快呢?我由此走进你的双眸,想探索你的内心,可这一进去我俩之间却永远多了一份抹不去的情感。

    那年你才19岁,你的学习成绩很好,但你却辍学了,早早地 踏上了工作岗位。

    自那相识以后,我绞尽脑汁,找出种种借口,一次次地敲响了你的门,你一次次礼貌地接待了我。时间长了我们之间有一种信任感。有一次你说:对你这个比我大20岁的“长辈”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不久我读到了你内心的伤感:几年前你深爱的父亲因病倒在了三尺柜台上,不到一年你母亲就撇下你和你的弟弟重新嫁人了。从此你不相信世界上还有真情在。还是做梦的年龄就关闭了爱的门。自这以后你终止了学业并踏上了打工族的行列。在家中你即当爹又当娘,你将你的全部情感都倾注到了你弟弟身上。多么坚强的女孩,生活早早地给了你许多磨难,你必将更加懂得生活。

    在不知不觉中,在平淡的交往中,我悄悄地付出了我的关爱,以求开启你的心灵,伴护你一生。我从精神上鼓励你并出资让你踏入了你梦寐以求但不敢奢求的理工学院的大门…… 在一个深冬的寒夜你邀我到你家做客。你说你怕,怕冬天,怕冬夜,怕无助和孤寂。我说不用怕,我会关爱你。突然你对我说:“能吗?一直呵护我?”“能!”我从胸腔里迸出一个字。你轻轻地匐在我的胸怀里,我用手轻轻地理着你的秀发。你闭上了眼睛,但我看到你的眼泪从你紧闭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我们默默无语。夜深了,夜深得什么都听得见但又什么都听不见,我只听得见你的心再跳动。许久我说:“在想什么?”你说:“我不冷了,我不怕了,我似乎又回到了我的童年。”接着我说:“待你习完学业,找个白马王子,陪伴你一生,人生是有真情在的。”你说:“我会的,但到那时你不再呵护我了吗?”我说:“会的,直到永远。”

    那天,是你20岁生日。

    又是一个夜,一个气压非常低的夜。我因有事对你说,所以邀你出来散步。走着,走着,我几次想开口但又咽了回去。聪明的你看出了我的心:“你有话要说吗?”我鼓足勇气对你说:“为了事业,我要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去创业”。说完了我掉下了痛心的男儿泪。你却坚强的说:“去吧,我会真爱自己的,祝你事业成功!”。你的爱,在经历了父亲的永别,如今又要与最关爱你的人分别难道无动于衷吗?不!我分明看到你双眸中更深的霜意。我还没有给你足够的关爱和呵护,却让你多了份牵挂。20岁的你能承受吗?天开始下雨了,我们漫无目地的走着,我看不清你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你也看不清我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

    一个难忘的雨夜。

    自分别以后,我经常在深深的夜里遥想小小的你。你来信说,经过我们的离别,你相信世上还有真情在。你还说你在读书、打工、抚养弟弟的同时,正在积蓄一比钱,使我今后回到故里时打点基础。小小的你呀,你只知道对别人付出,你原来也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呀!

    别后的重逢,你显示出从未有过的软弱,你紧紧的依着我,流着泪说:“我怕!”。怕?怕什么?是怕再一次离别?是怕再也承受不住生活的艰辛?噢,我想起来了,你曾经说过,你怕冬天,怕冬夜,怕无助和孤寂,因为你父亲就是在一个冬夜去世的。看着你消瘦许多的脸庞,我心中暗暗承诺,我的关爱,再等些日子,我将带着足够呵护你的、更加成熟的爱,在冬夜,在你需要温暖的时候回来呵护你,呵护你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