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

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

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

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

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

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

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

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

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

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

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

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品味人生

从“法轮功”的蔓延看加强老年工作的迫切性

     近年来,“法轮功”组织在一些地方发展和蔓延,李洪志编造的“法轮大法”宣扬一套歪理邪说,侵蚀了部分人的思想意识。特别是“法轮功”组织策划、煽动、蒙骗一些“法轮功”练习者非法聚集,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直接影响到了社会稳定和改革发展。随着对“法轮功”本质揭批的深入开展,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翻然悔悟,认清了李洪志及“法轮功”的真面目,但是“法轮功”得以蔓延和发展的深层原因值得我们分析,教训值得我们吸取。 
    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法轮功”练习者的人数高达260多万。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法轮功”练习者的人口结构,我们会发现以下几个特征:一是城镇居民居多,二是中老年人居多,三是骨干中有一定文化程度者居多。概括起来说,“法轮功”练习者的人口结构主体是城镇中的中老年人口。为什么一套简单、低级、粗俗的唯心主义歪理邪说能蒙骗2‰的中国人呢?为什么偏偏这些人会上当受骗呢?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法轮功”主要在城镇老年人口中发展和蔓延有一定的必然性,它是我国老年问题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人口老化问题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主要社会经济问题之一,而人口老化问题在我国部分地区也初现倪端,“法轮功”事件再次为我国的老年人口工作敲起了警钟。

    有资料显示:只要经济独立,多数老人宁愿独居,并非所有的老人都喜欢与子女同住,多数老人宁愿独居、自立,也不愿依赖子女。老人对子女依赖程度越高,心理健康越差。同时,文化水平越高对子女的依赖越低,文化水平越低对子女的依赖越高。但是人虽然离开了子女,但心理仍需要寻求一种平衡和寄托;有文化的老人虽然退休了,也与子女分居,但他(她)们的思维能力仍然活跃,因此“健身”、“宏福”的“法轮功”就成了老人的追求目标之一,“法轮功”也就在老人中慢慢地传播和蔓延。为了写好这篇文章我特意走访了部分老年“法轮功”练习者。被访者H说:“要吃人家(子女)一碗饭,要看人家黑脸也很难”。被访Z说:“我去儿子那里,回来时儿媳妇连你要再来喔都没说,还是李洪志关心我们,施恩给我们”。子女赡养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老人通常觉得向子女要钱是很没自尊的事。一位年老的“法轮功”练习者L说“问子女要钱很难啊,但法轮功弘扬的是宽容和忍让,所以我信它”。

    另外,从“法轮功问题看,世界观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而世界观的教育则是具有现实意义的关键问题。二十余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使我国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这一切引发了人们的思想、心理的剧烈变化,这突出表现在传统的思想观念、价值准则以及理想、信念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并处于新的重构过程中。这种思想、心理的转型必然会伴随着迷惘、困惑、彷徨、苦闷,甚至在一部分人身上发生了“精神恐慌”和“信仰危机”。因此,世界观的教育是一个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亟待加强的问题。同时也告诫人们,世界观的改造不仅仅针对青少年,老年人也有一个不断加强和改造世界观的问题。   到今年年底,中国的总人口将达到13亿左右,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也将占总人口的10%左右。按照联合国的有关标准,中国进入21世纪的第一年即将步入老年型人口国家的行列。对于正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阶段的中国来说,正确认识中国人口老化发生的原因、发展的过程和趋势,以及将会产生的社会经济后果至关重要。处在社会经济转型时期的中国,百业待兴,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目前的人口老化问题或许不在政府优先解决的问题之列,但对人口老化问题必须给予一定程度的重视。人口老化问题不简单是个人口年龄结构的问题,而是未来占总人口四分之一,大约四亿老年人口的社会、心理、健康、经济、家庭等一系列问题,直接关系到社会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因此,我们应将人口老化问题提高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从多层面审视人口老化问题。

    在论及人口老化问题时,人们谈论较多的是人口老化对中国的社会关系、经济发展、文化传统、价值观念、道德规范等各方面产生影响。事实上,快速变化的中国社会、经济和文化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老年人口的生存环境。由于我国老年人口的文化素质较低,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较差,很难适应日新月异的社会形势。在他们退出工作岗位后,逐渐失去了在社会、单位和家庭中的主导地位和权威,他们不得不被动地调整自己的思维方式,如果调整得好他就能“老夫喜做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如果调整不好就会产生一系列社会问题,甚至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为此,从“法轮功”在老人中蔓延的事实中,我们的政府、法律、社会、每一个家庭都要从老年人的心理健康、身体健康、老人赡养、老人劳保福利、老人体育文化、老人思想道德再建设等等方面关心老人,爱护老人,让老人活得更愉快,让社会更圆满,让世界更安定。 

    最后我想告诫人们:一个人从出世的那一刻起分分秒秒地跟着他(她)的成长就是不停的“老化”。在整个生命过程中有它的几个阶段:幼年、青少年、中年、老年。但你仔细观察整个人身旅程,从身心成长、教育、就业到退休养老,何尝不是一个随时准备老化的过程呢?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老,那么趁我们还年轻,为老人多想想,它不但为了现在的老人,也为了将来的老人,更为了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