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

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

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

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

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

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

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

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

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

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

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

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品味人生

都市里的村庄

    早春三月,春寒料峭。工作紧张之余,我们一行几人开始了踏青之途。随着一声清脆的汽笛声后,船起航了。城市渐渐地远去,高楼渐渐成了模糊的影子,置身于水天之间,深深吸一口新鲜无比的空气,心旷神怡,被城市磨砺得粗砺的心变得细致起来,江水是纯净的,空气是纯净的,心,也是纯净的。
    崇明岛--这座静卧在长江入海口的绿岛。永远这样安详、静谧、不自我张扬。可这座都市里的村庄,却日渐让人趋之若骛,日益成为上海的可可西里、香格里拉和海上花园。
    蓝天碧水,繁花绿林,错落有致,掩映在田园诗意般的景致里,真让人不禁自问一句“这里还是上海吗?”走在崇明岛的大堤上,杨柳新绿、流涛拍岸、放眼远处涛涛江水,胸怀开阔的长江温情而慈祥。不由得让人想起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曾经的辉煌、而今的静谧。
    走进村落,花果饶村争香斗艳,树木成林鸟语花香,中午的太阳正懒懒地洒在一草一木上,斑斓的水、金色的屋顶、草丛中晶莹剔透的嫩芽.....而背景又是那纯蓝、清爽一尘不染的水天,犹如大师笔下的油画。浸润于此情此景中,心朗平和、纯净如洗。静静聆听,还有潺潺的流水声,小鸟音乐般的啁啾声.....
    同行中有位崇明人,去他家自然成了不情之请。这里的人是和善朴实的,所有的真诚都写在脸上。老人家惊喜地迎我们进屋,看着儿子带了一帮客人回家,满脸洋溢着兴奋、喜悦、不知所措.....老人一头白发,虽然年近八旬,身子骨却很硬朗,但从他满脸的皱纹上看却写满了岁月的沧桑,眼神里又流露着乡下人惯有淳朴和宽厚。走进他家的菜园子,种满了各种蔬菜和水果,老人一定要我们带些青菜回去,“自家种的,好吃!”出于新奇,我们自己动手从菜地里拔出一棵棵青菜,老人特别开心。是啊,自家种的,不仅好吃,更多的包含了老人一片慈爱之心啊。直到送我们出门,老人一直笑呵呵的,给儿子几句叮咛,给客人一句“下次再来哦”,所有的淳朴、依依不舍地都展现在他慈祥的笑脸中。
    告别老人,我们信步走在一线天般的小巷里,清一色的青石板路,两旁青砖灰瓦,高耸的马头墙屋檐,老屋凝重古朴,一切显得安静祥和。不远处,一户人家的青石门槛上,面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唱着童谣拍着手在玩游戏,小女孩的衣服很旧很脏,脸上却溢满天真无邪的笑;小男孩黑黝的小脸上淌着汗珠,眨着大眼睛开心地唱着,他们毫无顾忌地相互依偎着,满心欢喜的唱着、玩着。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或许,新衣服、漂亮的玩具对她们来说很遥远,可那歌声依旧无忧无邪;那笑脸,依旧灿烂如花。我想,只有在这远离城市喧嚣的村庄里,才能孕育出如此天真、圣洁的心灵吧?也许这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吧?
    我们这次所见所闻是一幅何等美妙的画卷啊,这是世界上一切绘画大师所不能描绘的场景。村庄,是人类繁衍生息的原始部落。随着劳动生产力的进步和城市化的发展,村庄在消亡,随之而来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日益加剧的城市污染。但是我们是人,我们这些长期被禁锢在大都市钢筋水泥中的人们呼唤大自然的回归,当我们真的来到本该属于我们自己的大自然中时,这情,这景正是我们心灵的追求。
    身处上海这快节奏的繁华大都市,日日为浮躁喧嚣所包围,机械地奔波劳累着。暮然回首,岸其实就在不远处。漫漫人生路,行走的脚步总会有疲乏的时候,茫茫商海途,搏击的双臂总会有酸痛的时候。累了、倦了,找一处静地,洗尽烦愁,让心休憩平静,平静才能顿悟,才能找回快乐的理由,才能找回人生的真谛,才会驶向新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