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

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

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

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

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

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

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

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

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

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

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

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品味人生

暴风雨中,我们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选择了一个仲夏的日子到日本长野看日本最大的焰火晚会,但是被一场63年未遇的狂风暴雨而被浇灭,这场雨让我看到了绝望,也让我有了新的期待。
    那天我们早早地吃了晚饭,破例没有喝酒,目的就是想好好地坐在湖边欣赏焰火晚会。刚刚出门,黑压压的一排乌云以排山倒海之势自西向东压将过来,继而狂风大作,似乎要将涌入的70万观众吹起。狂风使人难以睁眼,不得不抬臂于额前无力的招架着。那一排排的杨树被吹弯了腰。忽然,一道闪电被斜挂在天空,象急速逃亡的灵蛇,弯曲着转瞬即逝,让人们不情愿的眨巴着眼睛,可能是急于躲避雷的威力。
    闪电过后,山崩地裂的一声长鸣,大地在颤抖,湖面在摇晃,人们在打个冷战之后迅速捂上了耳朵,不敢正视天空。巨响之后,余音袭来,象山石滑落,如万炮齐鸣,人们不自觉的随之摇晃。响声未远,暴雨倾盆而下,铺天盖地,雨注如竹,在湖面上冲起一朵朵小花,盛开的雨花重重叠叠。我们撑着的伞只是我们一种装饰。
    此时烟花晚会也开始了,那射入天空的烟花迅速被暴雨淹没,烟花的爆炸声在炸雷面前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绚丽的烟花在刺眼的闪电面前显得那么的失色。在巨雷和烟花的共同声响中人们开始溃败般撤离晚会现场。人们狂奔着,还不忘抱着头,唯恐天塌下来,又恐雷公不小心将锤子掉下,真如败兵狂窜。刚才天空还是燕舞鸟飞,转眼都落荒而逃,不知去向。
  一个小时以后,天空仍然是闪电满空竞舞,雷声此起彼伏,乌云翻滚,暴雨倾盆,看不出停的迹象。大地一片汪洋,像碰翻了湖泊。两个小时以后乌云裹着狂风飞奔着向更远的东方冲去,西方渐渐地发亮了,压在大地上的乌云渐渐地飘了起来,雨也开始稀疏,整个城市一片狼藉,新干线也由于暴雨而被迫停开,一列列车厢在铁轨上痛苦的呻吟着。
    第二天由于我们要赶飞机回国,一夜我都在祈祷不要再下雨。天刚蒙蒙亮,我急切的走出宾馆,这时雨停了,天空亮了。天大亮时,天际露出了蔚蓝色,显得更加清新。大地也似乎在变魔术,昨天半夜还是一片汪洋,现在只有坑洼里还装瞒着黄色的雨水,稍高的山坡,残留着千万条雨水冲刷的痕迹。鸟儿又开始鸣叫,燕儿也穿梭蓝天,刚才还留下几声哀鸣的蛙们,又开始欢畅,似乎庆贺它们战胜了暴雨雷电,为胜利欢呼。
    天开始放晴,原野更亮了,绿叶在流淌着生命的信息。空气是那样的清新,使人们忘记了昨晚恐怖的一幕,在贪婪的呼吸着。只有那通向远方的铁路,记下了大自然的威力。八点,我们一干人行走在路面清洗如镜道路上前往火车站,我们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解除了剩余的心悸,又开始了新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