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

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

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

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

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

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

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

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

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

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

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

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品味人生

妈 妈 的 手

    妈妈的手大大的,暖暖的;妈妈的手长长的,但是却是粗糙的,我想:妈妈小时候的手与我现在一样白白净净,柔柔嫩嫩的。
    从我出生的那一年起,妈妈的手开始变了,变得粗糙起来。那时我还小,不懂得洗衣服的劳苦。记得有一年冬天,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我玩得是多么高兴哪,不知不觉水渍、油渍爬满了衣服,妈妈就给我洗衣服,但是这一件件衣服必须手洗才干净,可一到冬天,妈妈的手上就长满了冻疮。妈妈的手在那地方搓几下,那儿就破了,她伤在手里,痛在心里。春天本该是万物变新的时间,可妈妈的手上却留下了一道道疤痕,她的手有此变了样。还有那些洗不了的碗,家务事,妈妈都包办了,所以她的手更不如以前了。
    妈妈的手不仅在家里忙还在,工务上忙,整天与镰刀、电焊机、计算机键盘打交道,所以这一变,她的手简直是判若两“手”。
随着年龄的变化,妈妈的手虽然减轻了不少负担,但是人终究要老的,妈妈的手也有些皱皱的,变老了,但依然那么大,那么的与众不同,和蔼可亲。
妈妈的手,在我眼里与其他人有天壤之别,每当我拿起笔,写字的时候,我就想起妈妈握着我的手,教我写字;每当我拿起羽毛拍打球的时候,我就想起妈妈的手,昨日往事历历在目,刻在我幼小的心灵中。
    我爱妈妈,更爱那一双勤劳质朴的手。她的手不仅温暖,更给了我极大地关怀。妈妈的手,一个亲切地称呼,我爱手,更爱妈妈的手。